白露

文圈/绘圈/不吃cp
喜爱汪曾祺/痴迷宋词/男神稼轩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椀盛来琥珀光

李白的瞎写 中

李白不怒,他笑了。

宫里的酒好喝,他喝不起;宫里的姑娘漂亮,他碰不得;宫里的权势甚是让人欢喜,他不惜的要了。那他留在这诺大的皇宫做什么?

赶出来好啊,赶出来好!
真是赶出来好啊。

李白再游天下,至洛阳,逢杜甫,结好友。李白风光在外,名头正响,而杜甫此时籍籍无名,不过初出茅庐。

李白对杜甫讲,小子,你要去长安啊!长安好啊!那里如何繁华,如何有达官贵人。这个十三李白装的很大也很成功,因为杜甫受他影响极深。

二人情谊真切,可李白还有太多好友,王昌龄,孟浩然一类文豪,李白之于杜甫和杜甫之于李白如今已无人知晓是否一样。李杜二人就此别过,相约秋日再会,访道求仙。

秋日风飒飒,李白四十三岁,杜甫三十二岁,二人都身上没有半点功名,可他们不虚。心中若有志向,怕个什么东西!

李白登上高塔,他望着江河万里,他慨叹圣君三万六千日,岁岁年年奈乐何。而杜甫一直期望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又怎么不知盛世之下千疮百孔。

李白很潇洒,看得也很透,他递给杜甫一壶酒,觉得今朝有酒今朝醉。于是两人在塔顶,吹着秋风,醉成一团。梦话也很多。

行路难,归去来!
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

这就是李白的态度。

二人就此别过,李白去了齐州,他跨过生死,在祭坛不吃不喝做法过了三天三夜,领了国家级别的专业道士证。

这三天,他可能躺倒在祭坛上,在心里破口大骂这所谓盛世,也可能会想起当初在宫里前呼后拥好不得意,也可能一时兴起,思索求道升仙,也有可能浪荡生活,醉生梦死。

李白求道?不,他不求道,他从未把这东西放在心上过,他不担心命不长久,只担心不够快活,不够光辉。他要饮酒乘舟,垂辉千秋。

好日子转瞬而已,安史之乱。

李白想要在这乱世中论剑,讲一讲他十步杀一人的故事,可惜没有人愿意听。


#
#写到这,我觉得其实这不能算同人了,是更有意思些的李白的生平,原本我这里要讲一个很无厘头的故事,有很多的喜悦,一点的悲伤,但那样似乎对李白很不尊重。所以我把写好的删掉了,重新按照我对李白的理解接着写了下去。就当历史小说(?)看也是可以的。

希望因为李白上粉我的人不要打我_(:_」∠)_
以及感谢因为李白粉我的人_(:_」∠)_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