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

文圈/绘圈/不吃cp
喜爱汪曾祺/痴迷宋词/男神稼轩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椀盛来琥珀光

雪顶咖啡

窗外的路灯一盏接一盏像是多米诺的骨牌一样接连散发出昏暗的暖光,照出地面上小小的一簇亮。天色已经昏黑,如不见深浅的湖水,月光透过浅薄的云层铺下细纱。稀少的星星在寒冷的夜空中瑟瑟发抖,不时闪出微弱的光芒。在灯光下泛黄的窗帘轻轻摇动,低垂的流苏也晃出美妙的弧度。

路易斯扬头望着窗外,将烟从她水蓝色的眼睛旁拍散,又呼出一团云雾露出扭曲的姿态渐渐消失。她倏而低头笑了,声音有些嘶哑,却仍能感受到如太阳般的温暖,是一把忽然坏掉的吉他在毫无章法的弹奏下那零星的乐声。

乐声渐渐消失,只听见流苏轻拂过木质地板应和着钟表肃穆的滴答声和熏香消逝在空气中时的短促一叹。

【大概是个短篇,先撸一小段放上来好了,题目真难起,随便起一个好了】


评论